王牌名师||陈G:累,并快乐着

时间: 2017-06-05 09:19:14     来源: 新王牌
  教育是一首诗,诗的名字叫激情,在春风化雨的课堂里,有一张张灿烂的笑脸;
   教育是一首诗,诗的名字叫智慧,在写满问题的试卷里,有一双双发现的眼睛;
  Q:陈老师,您好。请问您是怎么走向教师之路的呢?
  A:大山深处的支教。上大学时,怀着一腔热血,加入了支教组织,到了孩子们最需要的地方去——宁蒗彝族自治县大拉坝完小。从宁蒗彝族自治县的县城经过几个小时山路的颠簸,再换乘一个多小时的摩托车,又徒步翻越了原始森林中的两座大山,终于看到了山脚下那个小小的寨子。站在滇西北高原光秃秃的山坡上,很难再联想到彩云之南风花雪月的浪漫,除了山间荒凉的坝子(山间的平地),只有孤零零的寨子中间有一抹红色最为显眼,那就是我们目的地院子中央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。这里没有电、没有信号、没有自来水,甚至在路上很难遇到一个人。据说这里的土豆是全国质量最好的,不过每顿饭都是土豆......虽然条件极为艰苦,可是这里却让我更深切的懂得了教育的重要。

  家庭的熏陶。在大家庭里,同辈份的有5个是老师,在家庭的影响下,考大学时就填报了教育类专业,大学毕业后,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。


  Q:请问在您的教师生涯中,最让您感动的一件事是什么呢?
  A:老师这个职业,既平凡又不平凡。如果用心去体会,去观察,很多感动就在我们身边,特别作为语文老师,在学生心理及德育方面发挥的作用可能更大。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情感,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或许他们最希望倾诉的对象就是老师,他们值得信任的老师,或在平时的谈话中,或在作文中,我们时常能够看到那双清澈的眸子中对于理解、对于爱,甚至对于安全感的渴望,当这些孩子中的某一个真诚的向你倾诉时,你怎能不为之感动呢?

  Q:在学生心目中,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  A:他们知道我是他们的老师,也把我当成了他们可以信任的朋友,他们说我固执、严厉,也说我随和、幽默。我就是这样一个人——有点自信倔强、有点浪漫清高的语文老师。

  Q:听说学生很喜欢您的课堂,请问什么样的课堂是好的课堂?
  A:教育的本质也许不在于传授技能与本领,更在于激励、鼓舞、与唤醒。过去传统的填鸭式教学已经被丢到教育史的垃圾堆里去了,转而把学生作为课堂的主体,教师只是起主导的作用。然而,具体来说,每个人可能对课堂都有不同的理解,但是,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,能让学生在短时间内,用更少的时间和精力提高能力与分数才是王道(国际学校的学生有其他的衡量标准),所以我们更注重分层教学,从备课到课堂的呈现、作业,无一不体现基于学情的分层处理,从而让每个孩子都能吃得饱。

  Q:我上学的时候在语文方面不算是好学生,所以还需要向您请教一个问题:有人说语文就是背诵,也有人说语文注重理解,请问您怎么看?
  A:语言的学习背诵是必不可少的,但是,并不是说背诵的多了就算是学好语文了。语文的学习是集思维的训练、情感的体验、人格品质的培养于一体的综合。单就“背诵”与“理解”的关系来说,也只有理解了才能够更好的背诵与运用。有的初中老师跟学生说古诗现在不考(除了默写),所以只需要背过就可以了,不需要记住课文下面的注释,我感到非常痛心。暂且不说培养学生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,单纯就背诵来说,如果没有很好的理解,学生怎能牢牢地记住?高考语文改革的新题型已经体现出对诗词的理解与运用,这是最好的说明。

  Q:都说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语文无用论甚嚣尘上,您看有什么方法来唤醒人们对语文的重视呢?
  A:或许现在的风向已经有所转变了。上海高考改革新方案,实际上加大了语文在高考中分数的比例,这是引导群众重视语文的最直接手段。语言是交流的工具,也是思维的工具,一个人的思维水平,基本取决于他的母语水平,所以学好语文还是很重要的。而且在语文的学习上还是有方法可循的,特别是对于应试来说,我们教研组最近的课题是新课改背景下的语文教学研究,特别是在阅读与写作方面做了不少的工作,也在部分班级对教法、学法进行了推广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  Q:最后还想问您,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语文老师最重要的是什么?
  A:在知识经济的时代,不管什么行业,都是终身学习的行业。老师更应该这样,不断的教学反思、常规性的听评课、教研活动要每周参与,这是年轻教师提高教学的最有效手段。老教师说可以用15分钟备一节课,也可以说用15年备一节课,也就是说要不断更新知识、不断充电,学不可以已。